首页>产业 > 节能环保 > > 正文

绿色产业 厘清边界只是发展的起跑线

2019-03-27 14:38:42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操秀英 评论:0
导语:为进一步厘清产业边界,将有限的政策和资金引导到对推动绿色发展最重要、最关键、最紧迫的产业上,有效服务于重大战略、重大工程、重大政策,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等7部委日前联合印发《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目录》)
  绿色产业终于有了明确界定。

  为进一步厘清产业边界,将有限的政策和资金引导到对推动绿色发展最重要、最关键、最紧迫的产业上,有效服务于重大战略、重大工程、重大政策,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等7部委日前联合印发《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目录》),明确了包括节能环保、清洁生产等6大类200多项绿色产业内容,并设立了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为《目录》在各领域的落实、细化目录和子目录的制定、绿色产业标准制定等工作提供相关专业意见。

  “这是我国第一次对‘绿色产业’做出较为明确的界定。”绿色产业专家、中国自然资源学会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办公室主任臧红印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录》必将进一步促进绿色产业的有序健康发展。

  何谓绿色产业,在有了明确界定后又该如何更好促进其发展?

      并非独立的第四产业

  臧红印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关于“绿色产业”,在西方工业文明进程中可以找到其踪影和起源。“绿色产业”这一概念最初发源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欧洲。1989年,加拿大环境部长在政府官方文件中提出“绿色产业计划”,第一次在宏观层次上把“绿色产业”同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规划结合起来,随后有12个工业化国家提出了20多项“绿色产业计划”。

  “我国的绿色产业从节能、环保等产业发展而来,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的日益重视,绿色发展贯穿经济和文化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加快绿色产业发展是推动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路径,其重要性逐渐凸显。”臧红印分析。

  “绿色产业并不是指独立于传统的第一、二、三产业之外的第四产业,也不是单指环保产业,而是泛指企业采取了低能耗、无污染的技术,使产品在生产、使用和回收等过程中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破坏,这样的企业联合体就构成了绿色产业。”臧红印说。

  他进一步阐述道,绿色产业是在满足经济社会发展有效需求的前提下,按照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的具体要求,符合国家和区域产业发展,在全生命周期推行清洁生产,资源消耗较少、资金投入合理、科技贡献性明显、经济产出和社会贡献性较高,并能够与生态环境进行良好互动且可持续发展的所有产业业态。

      概念太大导致有空子可钻

  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针对绿色产业发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有力促进了绿色产业的发展壮大。今年1月初,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9部委联合出台文件,推动建立政府主导、企业和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可持续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不仅是中央层面,各地方政府也加大了对绿色产业发展的政策支持力度。贵州省今年计划筹集绿色产业扶贫资金500亿元,旨在做大绿色产业扶贫投资基金规模。湖南、湖北、云南等省份也出台各种措施,从末端治理到源头控制,严格限制建设高能耗、高排放、产能过剩和简单重复的项目,统筹规划高新技术产业、现代农业、绿色旅游等绿色产业体系。

  但与此同时,绿色产业边界界定不清、产业政策无法聚焦等问题一直存在。

  “任何一个新兴产业都是在摸索中发展起来的,都会经历起步发展、混乱无序生长到逐步成熟完善的过程,绿色产业也不例外。”臧红印说,不可否认,现阶段确实存在“泛绿色”“伪绿色”的现象。

  “一个大楼用了几个太阳能板就被称为绿色项目,这种现象不少。”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涛分析,这主要是因为绿色产业概念太大,各部门各管一摊,有些甚至是互相矛盾的,导致很多企业钻空子,沾政策的光,其实并没有做“绿色”的事。

  除了这种一眼能识别的“泛绿色”,有业内专家分析,还有一种现象更需警惕。例如,在市县进行产业准入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制定的政策会阻挡一部分达不到绿色发展要求的企业进入,而新兴的产业又没能及时替代,从而造成地方税收减少,失业增加。此时,地区的利益受害者会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起抵制污染治理;而当地政府很有可能迫于压力而妥协,降低绿色发展的标准和强度,甚至主动帮助污染企业“披上绿色外衣”,进行不利于绿色发展的工业发展。

  这其中的悖论在于,造成污染的企业的产品可能是维持当地税收和就业的重要保证,而治理污染企业的目的,是为了“可持续性”地发展该企业,而不是寻找新兴替代产业。为一时的环境利益而简单地治理,不可能从根本上达到消除污染的目标。这种带有妥协、被动特点的绿色发展,实际上是一种“伪绿色发展”。

      答好“绿色”题还需多管齐下

  《目录》的出台为解决这些问题开了个好头。

  “广义的绿色发展贯穿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各领域和全过程,但我们人力、物力和财力等资源有限,应该把有限资源利用在绿色发展的重要领域。”臧红印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制定《目录》参考了国际通行的绿色产业认定规则,以我国近年来生态文明建设、污染防治攻坚重点工作和资源环境国情为重点,广泛听取了各部门、各地方、各行业协会的意见建议。

  “在此基础上,我觉得国家应该确定绿色产业优先发展级别,明确哪些产业是迫切需要优先发展的。”常涛认为,现在各级政府动起来了,但难的是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重点该抓什么。

  “比如说在再生资源领域,是应该先解决快递包装,还是废塑料或旧衣物的回收?有关部门是否可以从全局考虑,出台一些纲领性的文件。”常涛说。

  此外,常涛特别强调,在发展绿色产业时尤其要重视体制机制的创新。“现在都在强调简政放权,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给企业减负。但环保产业情况不一样,政府在这一领域管理、监督、扶持的力量不能少。”常涛说,以生产者绿色责任制为例,短期看是给企业增加了负担,但长远看,如果大家都增加了绿色发展的责任担当,那对所有企业就是相对公平的,而且企业在这个绿色发展过程中,会想方设法提高技术水平,降低成本,从而促进整个行业的升级。

  臧红印认为,各地应在吃透国家相关政策基础上立足本地区具体情况,做好绿色产业的梳理和规划,有条件的可以创建绿色产业发展智库和绿色产业发展的大数据平台,大力培养相关人才队伍,做好相关技术创新和技术转化工作,千方百计开展绿色产业导入工作,同时还要加大对绿色产业发展的金融支持力度,进一步推进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发展基金等工作。

  “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增加本地区就业和本地政府财政收入;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培养本地区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协调发展的新动能和新活力。”臧红印说。

(责任编辑:韩梦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