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 > 信息技术 > > 正文

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2017中国数字经济指数(DEDI)正式发布
2017-11-09 14:49:02
来源:中高新传媒 作者:张伟 评论:0
导语: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快推进,全球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正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竞争的新高地。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快推进,全球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正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竞争的新高地。2016年在杭州G20峰会上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是全球首个由多国领导人共同签署的数字经济文件。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未来数字经济必将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着力点。

  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新的经济形态,在组织方式、生产要素、生产方式、驱动力、发展方式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转型升级”与“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都与这些变化息息相关。报告在对数字经济的发展演变和特点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数字经济的五型分类和评价体系,形成了对我国各省(市、区)的数字经济指数(DEDI)和五种类型数字经济指数的评价。希望通过评价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状况,掌握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向,为未来各地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决策支撑。

  数字经济的概念

  对于数字经济的定义,许多机构从不同角度出发对其进行了阐释。《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从广义层面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基于现有研究,结合现今数字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赛迪顾问认为数字经济是以数字技术为重要内容的一系列经济活动的总和,这些活动既包含了数字化要素催生的一系列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也包括数字化要素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带来的经济增长。具体而言,数字经济可以划分为基础型数字经济、资源型数字经济、技术型数字经济、融合型数字经济和服务型数字经济。

  基础型数字经济主要体现为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的生产和供给。资源型数字经济则主要体现在数据层面,包括数据资源的集聚和应用。技术型数字经济则主要体现为数字经济领域的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的投入,以及围绕技术转移、转化带来的技术输出。融合型数字经济主要是通信技术、网络技术等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带来的规模增长,其重点指与第一二产业的融合。服务型数字经济主要指数字技术与第三产业的融合,是针对居民生活各方面生活需求提供的便捷、高效、快速的数字服务。

  数字经济的特点与转变

  组织方式方面,产业链条式转变为网络协同式。数字经济的核心活动在于数字化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随着信息技术、通信技术与网络技术的不断完善,数字经济时代的活动方式已经发生转变:从传统的线下转变为线上线下相融合;从传统的基于产业链的层级式、离散式、中心化和规模化的全球专业化分工与集聚模式,逐步转变为基于互联网的平台化、协同化、分布式、定制化的贯通研发、设计、生产、流通的全球资源与服务协同模式。这其中特别突出的转变就是资源组织方式和管理组织方式的改变。

  生产要素方面,出现了自生长的数据要素。随着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数据资源正在和土地、劳动力、资本等生产要素一样,成为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同时,不同于农业经济时代的土地要素、工业经济时代的资本要素,数字经济时代的数据要素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其积累方式、规模形态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生产方式方面,“标准化+集中式”转变为“定制化+分布式”。数字经济时代,以制造业的“数字化”为基础的“智能制造”和以产业互联网为依托的“精准定制”将成为未来工业生产的主流,产品生产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一是自动化生产将转向智能化生产,,二是标准化生产将转向个性化生产,三是集中化工厂生产将转向分布式生产。

  驱动力方面,要素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在工业经济时代,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驱动力差异很大,有依赖地区矿产、交通、旅游等资源优势发展起来的,有依赖大量低成本的劳动力发展起来的,也有依赖丰富的金融资本等要素发展起来的。当前,数字经济已经进入新的裂变式发展阶段,创新将成为引领这一阶段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创新的范畴包括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管理创新等方面。

  发展方式方面,线性增长转变为裂变式指数增长。农业经济时代和工业经济时代,经济发展方式都是线性、递进式的发展,并且受限于生产工具、技术水平等的限制,农业经济时代的发展是平稳的发展,工业经济时代在完成资本和劳动力积累的基础上,才实现了快速的增长。步入数字经济时代,经济社会的发展在网络连接数量、数据要素、渠道裂变、传播裂变、生态扩张等方面,都是指数级的增长。

  数字经济发展指数与排名

  2016年各省(市、区)DEDI综合指数排名

  地区DEDIDEDI排名GDP(万亿元)GDP排名DEDI与GDP排名差

  广 东79.6318.5710

  江 苏66.3327.8320

  浙 江60.4634.654-1

  山 东53.6446.7231

  北 京52.0352.4913-8

  上 海47.8562.7511-5

  福 建44.1972.8410-3

  四 川40.6083.4862

  湖 北40.0493.3872

  湖 南37.54103.3282

  安 徽37.47112.4614-3

  河 南36.69124.0557

  天 津35.34131.7919-6

  河 北35.24143.2895

  辽 宁33.29152.71123

  陕 西31.67161.91160

  重 庆31.63171.7620-3

  贵 州29.89181.3025-7

  江 西28.18191.86172

  吉 林26.85201.5622-2

  山 西24.20211.3124-3

  黑龙江23.81221.59211

  广 西23.43231.83185

  内蒙古22.98242.13159

  海 南22.93250.4028-3

  宁 夏22.28260.2929-3

  云 南21.54271.51234

  新 疆19.31280.96262

  甘 肃17.57290.71272

  青 海17.24300.26300

  西 藏6.04310.12310

  全国2016年31个省级行政区的平均DEDI指数为34.53。各省(市、区)的数字经济发展指数从高到低可以分为4个梯队:

  第一梯队:包括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和北京5个省(市、区),DEDI指数超过50;

  第二梯队:包括上海、福建、四川、湖北、湖南、安徽、河南、天津、河北9个省(市、区),DEDI指数在35-50之间;

  第三梯队:包括辽宁、陕西、重庆、贵州、江西和吉林6个省(市、区),DEDI指数在25-35之间;

  第四梯队:其余11个省(自治区),DEDI指数在25以下。

  DEDI综合指数排名显著高于GDP排名的省(市)有北京(-8)、贵州(-7)、天津(-6)和上海(-5)。这些省(市)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表现突出:北京、上海的基础型和服务型数字经济发展指数得分较高,主要得益于两地良好的科研资源,新兴产业尤其是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迅速,同时两地第三产业发达,使用互联网数字服务的活跃用户数量较高;天津的融合型数字经济发展良好,本地的数字经济发展主要侧重制造业,在数字化设计工具普及、智能制造就绪程度和企业电子商务等方面均有突出表现;贵州的资源型数字经济高速发展带动了综合指数的整体提升,贵州政府针对大数据产业提前布局,政府和苹果、阿里等行业巨头实现高层对接,境内设立了全国首个国家级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在国家大数据行业的整体布局中占据重要地位。

  DEDI综合指数排名明显落后于GDP排名的省(自治区)有内蒙古(9)、河南(7)、广西(5)和河北(5)。其中河南、河北的基础型数字经济发展缓慢,两省均为我国人口众多、具有一定工业发展基础的地区,第二产业对GDP的贡献率高于47%,但两省工业对传统产业依赖较高,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等新兴产业发展严重滞后,河南、河北2016年软件业务收入仅有331亿和226亿元,与东部地区8396亿元的平均值差距巨大。广西的基础型和融合型数字经济均得分较低,省内不仅存在新兴产业发展滞后的问题,同时传统工业的产业转型进展缓慢,两化融合和智能制造发展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内蒙古矿产资源丰富,是传统的资源依赖型地区,采矿业的发达和相对稀薄的人口密度使内蒙古2016年总量居全国第15,人均GDP高居全国第7;但数字经济的核心驱动力是创新,内蒙古既缺乏领先的科研创新能力,又未能深入挖掘本地市场的数字服务消费能力,因而在五型数字经济发展指数的评比中明显落后,数字经济发展指数仅据全国第24位。

  数字经济发展展望

  数字经济内涵外延不断拓展,各国竞争加剧。当前各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已经拓展到多个领域,各国围绕数字经济的竞争是融合了基础设施、技术标准、成果转化、智能应用、网络协同等多个环节、多个领域的综合创新实力的竞争。在未来几年内,随着数字经济在生产生活各个领域的应用和渗透,对数字经济的技术、产品、业态、模式的认知将随之深化,数字经济的内涵和外延也将进一步拓展。

  数据价值凸显,资源型数字经济迎来重大机遇。随着数据梳理、数据挖掘、深度学习等技术的进步,生产、生活、消费等环节数据的争夺日趋白热化。未来,数据将与土地、资本、技术和劳动力一起,在贯穿产品信息、库存信息、流通配送信息、交易信息、使用状态、用户爱好等方面实现海量的积累,并在提高闲置设备、空间、人员的利用率,化解产能过剩、促进供给侧改革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服务型数字经济持续增长,融合型数字经济风口已来。人口红利下,我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未来在技术升级驱动下,服务型数字经济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仍将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当前,我国在融合型数字经济发展中仍然相对落后,随着制造业与信息技术的加速融合,覆盖制造业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服务等各个流程环节的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产业生态系统正在快速形成。

  去中心化与再中心化并重,新巨头之争刚刚开始。工业时代,在各个产业领域,都形成了由大企业主导行业标准、垄断行业利润的“中心化”竞争格局。数字经济时代,随着各行业跨界融合加剧,新的需求、产品、服务、业态层出不穷,势必会对原有的“中心化”的平台、服务、产品造成冲击,逐步形成新的产业生态,出现一批综合性和专业性的平台型企业,打造“再中心化”的新巨头。

  中西部地区在资源型和服务型数字经济领域或可突破。东部沿海地区已经在承接国际电子信息相关产业转移、搭建全球高端人才、技术链接方面取得绝对优势。但是中西部地区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点扶持区域,在基础设施提升、资源链接、市场开放、政策先行先试等方面享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将为中西部地区的数字经济发展,特别是资源型和服务型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重大发展机遇。

(责任编辑:叶伟)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