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创业 > 创客 > > 正文

始于一张床的住宿共享

2017-04-11 09:44:0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晨赫 评论:0
导语:不久前,一张粉色背景的海报在社交媒体上火了。海报上的外国男人是美国短租平台Airbnb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社区官Brian Chesky(布莱恩·切斯基)。他在上海宣布了该平台的全新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Airbnb方面称,这寓意“爱让彼此相迎”。

 

 

  伦敦:Airbnb推出的植物绿主题民宿。视觉中国供图

  不久前,一张粉色背景的海报在社交媒体上火了。

  海报上的外国男人是美国短租平台Airbnb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社区官Brian Chesky(布莱恩·切斯基)。他在上海宣布了该平台的全新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Airbnb方面称,这寓意“爱让彼此相迎”。

  老牌短租平台入华多年,终于挑中了一个“接地气”的中文名字,这被看作Airbnb在华发力的又一个新起点。事实上,Airbnb这个在欧美地区相当火爆的短租平台在中国大陆一直不温不火。

  而与此同时,以小猪短租等为代表的“国产”C2C短租平台几年间悄然成长壮大。Airbnb与这些“国产”短租平台在用户群体、使用习惯、商业策略等方面有着众多不同,但在本质上却有着共同之处,他们都是为房客和房东这两个群体提供更多分享的可能——一种是“住在别人家”,一种是“打开我家门”。

  始于一张床的共享住宿

  陈晓晓是济南的一名大四学生。去年11月到北京报考研究生前,她上网查找住处。在北京实习的同学告诉她,直接找旅馆太贵了,他们身边很多人都在用小猪短租,建议她去看看。

  陈晓晓是个内向的人,得知在小猪短租入住前要和房东沟通时,她犹豫了好久,但是因为囊中羞涩,最终还是在小猪上挑中了一个床位。陈晓晓说,以前和同学、家人去外地玩,都是住标准化酒店或者青年旅社,没想过竟然还有其他的住宿方式可以选择。

  和陈晓晓有着一样诉求的人不在少数。企鹅智酷发布的中国短租行业报告显示,差旅之外的过渡性短租需求正变得越来越大,包括异地求职、看病等。这些用户通常对价格更为敏感,更倾向于选择小猪、蚂蚁等C2C短租平台,对于这些平台来说,多样化的短租场景所带来的市场空间更大。

  Airbnb、小猪、蚂蚁等短租平台的成长,都是从最初的一张床、一间房的分享开始的。

  在硅谷流传着Airbnb的创业故事。2007年,两个身无分文、没有工作的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生看着即将到期的租约愁容满面。他们想了个办法,从衣柜里拿出几个充气床垫作为床位,把它们租给来旧金山参加一个设计贸易展会的人。这个贸易展会总是人满为患,周边旅馆的房间早早就被订空了。在那个周末,有3个人租睡了充气床垫。这两个年轻人的服务是提供“air, bed and breakfast(空气、床、早餐)”,这也是Airbnb名称的来源。几个月后,他们的一位工程师朋友加入进来,成为联合创始人。

  2008年8月,短租网站airbedandbreakfast.com正式上线,他们为全球的房东创造平台,鼓励他们通过日租的方式,将自己闲置的房间租给有需要的陌生人。在这个过程中,平台从预订房间的客人处收取订单金额的6%~12%作为佣金,房主也要相应付出3%订单金额作为佣金。

  同样在这一年,中国的两个年轻人约定好有机会要一起创业,他们就是小猪短租创始人兼CEO陈驰和联合创始人兼COO王连涛。4年后,陈驰和王连涛先后离开蚂蚁短租,创立小猪短租,并在2012年第四季度完成了首轮近千万美元的融资。自此,带着和Airbnb相似的模式和气质,小猪短租开启了C2C短租平台的本土化探索。这时,国内首家中高端独家公寓预订平台途家网上线已一年有余,并与携程网达成了战略合作。

  企鹅智酷的报告显示,未正式入华之前,Airbnb已经在用户端有了一定的积累。2014年预定Airbnb的中国出境游用户增长了700%。与此同时,Airbnb与穷游网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穷游网成为其中国用户的重要流量入口。2015年第一季度,Airbnb通过穷游网页面预定总数为9634单,总间夜数为23389。

  2015年8月18日,Airbnb在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的助力下,进入中国市场。

  住在别人家

  对于陈晓晓来说,研究生报名期间的短租体验有点不好。

  “那天是‘双11’,房东和他老婆抢购东西到半夜两三点。而且虽然我知道会和别人共用一个房间,却没想到我们的两张床是紧紧挨在一起的。我是个对私人空间要求特别高的人,忍不了和别人那么近。”陈晓晓说,虽然床位费只要100多元,她还是觉得不如青旅住得舒服。

  陈晓晓说,之前去台湾玩的时候,用得比较多的是Airbnb,网站上的房间概况、对整个屋子的空间划分都比较明确,房间图片也比较清楚。她说,虽然是短租别人的房间,但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完整的私人空间。在Airbnb上短租的体验让陈晓晓觉得,这个空间是属于她的;而这次小猪的体验却让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是住在别人家。

  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张萍萍。她在2016年10月选择了一间小猪短租的房间,没想到中途房东和她商量,能否多让一个人住客厅,因为那个人找不到房间,要流落街头了。“我一心软就同意了,但是那个人半夜四点才睡,我没休息好”。

  王连涛说,选择短租平台或民宿的用户,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和房东沟通的问题,相比于标准化酒店,也可能要花更多精力。

  黎意是一名大三学生,去年夏天和男朋友去厦门玩的时候,住了一间设计师民宿Oneday。当时她在booking上看到这间民宿,去微博上搜索,发现小猪短租上也有房源。最近,原本有两三套房的Oneday民宿,已经发展到有22套客房。

  黎意选择的房间,当时一晚是298元,服务是自助式。房东会把钥匙放在约定地点,然后短信发给住客。黎意说,这种方式让他们觉得是住在自己家里,没有前台、入住等繁琐的规矩和束缚,比较放松。他们在厦门住了两三天,每天都选择了不同的房子。黎意说,住在这家装修优美的民宿里可以学到不同房间的装饰和布置风格,提高自己的审美,稍微多花一点钱没关系。

  Tony是澳大利亚华人,在北京郊区工作的他,周末总是自己跑到市区,感受北京的风土人情。自从被人推荐了短租平台后,他每个周末都会背着一个大包,挑选一间喜欢的房子,在城里过周末。

  Tony说,没接触短租平台之前,作为外籍人士,他只能住在有资质接待外宾的酒店里。这种酒店往往价格不菲,且有种出差的感觉。在短租平台,他可以租住当地人的一个房间,不仅花费低很多,更能深入了解当地文化。

  小猪短租的数据显示,主要房源供给和住宿需求都集中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除了供给和需求均占比超过60%的一线城市,住宿需求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而武汉、重庆、西安等中西部城市的需求也十分旺盛,但房源供给相对较少。

  打开我家门

  Tina是Oneday设计师民宿的主理人。事业最初,源于她转租自己的房子未果,于是将它挂在了Airbnb的平台上。

  做民宿之前,她和合伙人Echo都是朝九晚五的白领,自从做了民宿之后,比以前上班更忙碌了,很多事都要自己操心。

  不过,现在他们撤下了所有短租平台上的房源,统一在微博和微店上管理。Tina说,这是因为用App操作有些不便利,所以集中运营。

  Tina说,这个事业两年来,有很多感动的瞬间,但也有标准化酒店不会面对的管理问题。“民宿和酒店不一样,有时候遇到片区停电停水,一些客人不理解,我们要和他们协商解决”。

  Tina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自己和Echo主要把关设计。但对于上海女孩珍珍来说,一次让陌生人住到自己家的经历,却让整个年都没过好。

  珍珍今年没有在上海过年,于是早早地就把自己的房间在小猪短租挂了出去。一位自称上海某名牌大学学生的女孩很快联系了她,并和她约定好每天180元,共住7天。但女孩刚一进去,很快就丢了门卡,在晚上10点多给她打电话,希望她能送一张备用门卡来。

  “我是民宿,不是酒店啊,不可能24小时给你服务的。”珍珍很不高兴。没过两天,女孩要求提前退房,这更让珍珍不满。她说,按照约定,必须扣取300元押金。因为她还在外地,不能及时赶回来为下一个房客提供门卡。但女孩不同意,称约定的押金是100元,即使补办房卡和人工费,她也最多出100元。珍珍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两人的短信聊天记录,双方语气都很不好。而最终,网站方面表示,只能按照女孩同意付的押金金额扣取200元。

  不久前,上海一大学生在Airbnb上将房子损坏、被房东在社交媒体上曝光的事件引起广泛关注。这些问题也是短租平台上常常遇到的。王连涛说,不可否认,类似情况在小猪短租上也会遇到,但他认为,和Airbnb所遇到的个案一样,这些问题就像住酒店时遇到的纠纷,都是个体之间的矛盾,平台应该做的是尽量保护好双方的利益。“不仅房客是我们的用户,房东也是我们的用户”。

  小猪短租的数据显示,供给数量排名靠前的城市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青岛、杭州和成都。

  外国老大哥欲在中国大展身手

  住宿分享平台是个新事物。即使是现在的“一哥”Airbnb,成立也不到10年。也可能正因如此,平台上的大部分用户都是年轻人。

  Airbnb平台上大部分用户都是千禧一代,即1984到1995年间出生的人,目前年纪在22岁~33岁之间,占整个中国用户群的83%。Airbnb上的房东平均年龄为32岁,30岁以下的房东占45%。而小猪短租的用户中,有77%都是青年。

  王连涛介绍,从小猪平台的数据看,二三线城市短租业务正在加快发展。房源信息明显增多,房子质量也在变化。根据全球旅游业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统计,美国和欧洲地区的在线旅游渗透率在接近40%后增速开始相对放缓,从成熟市场的发展经验来看,在线渗透率的饱和水平可能在40%~50%左右。而与全球其他主要 24个国家相比,我国在线旅游的线上渗透率明显偏低,为15%左右,增长空间可期。

  在小猪完成C轮融资时,投资方预约资本创始人李潇表示,小猪短租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坚持Airbnb模式的短租企业。而如今,“正牌”显然要在中国大展身手,中国版的Airbnb将如何接招?

  王连涛说,Airbnb公布的发展计划,并不会给国内目前的短租市场竞争形势带来巨大的变化,大家还会是以自己的速度稳步前进。他介绍,2017年,小猪将会在二三线城市发力,并在海外拓展空间。

  王连涛说,目前小猪平台上专职房东还是少数,更多是将自己的多余房间分享出来。这也是他们最开始做分享平台的本意。但之后如何发展,他们的初衷不一定能贯彻始终,市场会进行动态调整。

  不论谁将在中国市场获得最终的胜利,有一条似乎是确定的——出游的人们,住宿选择更多了,可能会有越来越多人,住在别人家。

(责任编辑:罗晓燕)

相关阅读: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