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子报 > > 正文

智能硬件的颠覆和创新机遇几何?

2015-09-21 00:00:00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郭涛 评论:0
导语:今年以来,新一轮创业潮涌起,卷动无限可能。其中,智能硬件领域创业尤为火爆,从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到智能眼镜、智能家居、智能汽车,几乎所有的硬件领域都被智能风暴席卷,而与软件创业不同,硬件创业涉及到产业链上下游门槛更高。


周鸿祎


刘弘



刘培麟


叶滨


宋晨枫


雷海波


俞志晨

  今年以来,新一轮创业潮涌起,卷动无限可能。其中,智能硬件领域创业尤为火爆,从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到智能眼镜、智能家居、智能汽车,几乎所有的硬件领域都被智能风暴席卷,而与软件创业不同,硬件创业涉及到产业链上下游门槛更高。  

  近期,在创新工场和新京报联合主办的“寻找中国创客之智能硬件—引领潮流”论坛现场,众多智能硬件领域的先行者结合自身的案例与认知,共同梳理智能硬件的颠覆和创新机遇。

  嘉宾:  

  

  周鸿祎    360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

  刘   弘    乐视首席运营官

  孙培麟    创新工场硬件投资人

  叶   滨    the one智能钢琴创始人

  宋晨枫    小鱼在家创始人

  雷海波    太火鸟创始人

  俞志晨    图灵机器人创始人

 

  硬件创新者要厘清定位和壁垒

  话题一:什么是智能硬件产品,如何定位?目前,该行业的壁垒有哪些?

  周鸿祎:我认为智能硬件分两种:一种是立足解决刚需的硬件,未来市场覆盖面很大。因此在前期切入市场时,往往通过打价格战甚至补贴去获得海量用户,但该类产品若不能通过互联网在未来与用户发送不断地关联,就称不上“智能硬件”;另外一类硬件产品,譬如手机、电视、盒子、手表等,未来可能帮助企业去覆盖绝大多数用户的广义大众型产品,应该成为企业与用户之间进行联系的桥梁。

  360做智能硬件,似乎每次都要进行到第三版才有点“感觉”。因此,360做智能硬件秉承两个思路:第一,只做跟安全有关的硬件,比如360智能儿童手表,其研发的目的是想保护孩子;360摄像头是希望保护消费者家人;360行车记录仪是想保护消费者的行车安全。第二,智能硬件一定要做得非常垂直、非常深,才会有成功的机会。在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硬件的利润会越来越薄,因此必须通过硬件把用户带来,探索后续给用户提供怎样的服务才是王道。

  我认为,一个企业不可能成为方方面面的专家。定位理论是选择一种产品,最重要的不是最开始的市场,而是让用户看到该企业的硬件产品,并愿意掏钱购买。如果试图在一个硬件里塞进太多产品,或塞进太多功能,则会违背定位理论。因此,如果一些企业试图去把自己的产品线做得很宽广,我认为是在跟定位理论做斗争,在与消费者的智商做斗争,因为每个消费者都会有自己的判断。因此,每个创业者做智能硬件,最大的机会不在于竞争,因为智能硬件巨头的产品也是一个个地卖。在定位上,我觉得智能硬件创业者最大的优势就是要找到一个小众市场,在这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天地”。

  叶滨: 智能硬件创业并不容易。因此,智能硬件创业者在创业时,首先面临的是产品的定位问题。如特斯拉汽车,目前在中国卖得并不好,去年国内总共“消化”3000辆;又如谷歌眼镜,虽然在美国做得很成功,但因为种种原因,于今年年初宣布暂时停产。这两个产品,其实刚刚面市时,就获得了全球关注。其背后因为有雄厚的资本撑腰,既使当前市场销售不够强,但也许还能挺过来,但对于大多数智能硬件的创业者来说,如果产品在市场上销量一直没有起色,恐怕接踵而来的难题就是资本链的断裂。

  智能硬件创业者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必须清楚自身的壁垒在哪里。就算产品一上市就受到广为关注,销量也不错,但是如果有一天面对同质化竞争时该怎么办?被他人“山寨”又该怎么办?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几年前,我在美国遇到了“吉他英雄”产品的创始人,与其讨论音乐怎么娱乐化。“吉他英雄”创始人认为,教育是比较窄的市场,而做娱乐是更宽广的市场,他强烈建议我们走娱乐路线。回国后,我们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做游戏还是做教育产品。经过两年的思想斗争,我们创业团队达成共识:the one智能钢琴的产品核心是寓教于乐。我们希望未来客户在购买该款智能钢琴时,其目的是学会弹钢琴,核心落脚点是基于快乐的教育。

  其实作为商业模式,核心壁垒只有四种:技术门槛、品牌、规模效应、网络效应。技术门槛不可能长期领先,只能在时间上领先;中国有大量的新增市场,因此在国内想通过一个品牌获得竞争壁垒,非常困难;规模经济,对于绝大多数硬件创业者来说,想达到10万级的数量非常具有挑战性,今天在智能硬件行业很难通过规模经济达到竞争壁垒;未来要做智能硬件创业,核心落脚点还是网络效应。从硬件到软件,最后通过软件建立起生态系统,这是所有智能硬件企业必须要走的一条路,否则将注定是一个小企业,难免被市场所淘汰。

 

  硬件创新需要“生态系统”

  话题二:“互联网+”时代,智能硬件应该如何普及?服务应该如何升级?利润又从何而来?

  刘弘:从成立以来,乐视一直在做开放的生态系统。乐视秉承以用户为核心,以终端为入口的理念,将平台、内容、应用与终端进行垂直整合。目前,乐视已经形成了六个硬件品类:超级电视、超级手机、超级汽车、智能家居、体育智能终端与MFL(为乐迷制造)乐迷生活圈。乐视生产的硬件,都是众多硬件制造商与乐视合作的完美结晶。由乐视出创意、出品牌,由硬件制造商代工、投资,双方共同打造一个“MFL乐迷生活圈”。

  以乐视打造的第一个硬件“超级电视”为例。该款电视从2013年10月正式销售至今,累计销量已超过300万台,成为中国智能电视第一品牌。准确地说,乐视超级电视不是一台电视机,而是一个完整的大屏互联网生态系统。这里有最全的影视库,有4000多款TV应用,涵盖了教育、购物、游戏、健康、娱乐等,这些其实都是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在乐视平台上进行开发的产品。

  在乐视电视取得成功的基础上,今年4月,乐视正式启动手机生态,将完整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移植到乐视超级手机。乐视在硬件上不赚取任何利润,而是靠后端持续的内容、服务及应用,来获得用户有选择的价值认可并进行付费。此外,乐视还将把“内容+平台+终端+应用”的思路延伸到乐视的超级汽车上。今年5月,乐视宣布进军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希望建立一个垂直整合的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的生态系统。目前,乐视正在进行汽车的智能化OS系统研发,并与阿斯顿·马丁、北汽在车联网领域进行深度合作,乐视的第一个车联网生态系统将指日可待。

  乐视的其他智能硬件,还有去年年底推出的乐小宝、蓝牙耳机、乐视的体育终端、乐视超级自行车等,都秉承“内容+平台+终端+应用”模式进行相关产业链的整合。

  叶滨:我在创业前,就听到美国有“全站式创业”的趋势:即做一个产品,从硬件、软件到服务,甚至产业联盟,把很多相关环节都控制起来。最经典案例就是美国苹果公司,苹果公司的软硬件甚至零售都是自己控制。这种创业方式的挑战是,每个环节所要的核心技能迥异。但是,如果能把整条产业链做好,获得竞争优势会非常大。

  基于这一认识,the one智能钢琴希望通过做全站式创业企业,能让自己更有竞争力。the one智能钢琴要把产品做好,同时要把营销做好,并且找到自己的生态链,无论以教育为主体建立生态系统,还是以营销建立生态系统,还是以内容建立生态系统,只有把生态系统建好,才有今天硬件创业的机会。

  在寻找生态链的过程中,the one智能钢琴发现,学习钢琴最核心解决方法就是“寓教于乐”。因此,the one智能钢琴把艺术学习分成技巧、情感表达、用户体验这个内容。通过音乐伴奏、音乐对话等方式,让每个练习者都能从零开始,有趣味地学习弹钢琴。正因为如此,the one智能钢琴于去年5月在京东上线后,很快成为销量冠军,每个月销售几千台。配套的智能钢琴APP 每月都会进行 1-2 次更新迭代,增加了许多学习类的功能。

  俞志晨:通俗来讲,机器人是一个偏硬件载体性的产品。虽然机器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但在其背后实际上是一个云端的人工智能服务。这一块内容往往很难感觉得到,只能是通过交互的反馈,能够感觉到该服务的存在性。在机器人领域,更多的重心是放在硬件技术,而在软件技术这一部分,实际上做得非常少。目前,从事机器人领域的企业很多,但是真正投入到机器人软件、人工智能服务的企业还是非常少,这是目前产业现状。

  对于消费者而言,期望的是哆啦A梦或大白这样的机器人,但实际上常常看到的机器人要么像稻草人,要么是一堆机械装置。图灵机器人的理念就是希望给机器人装上聪明的人工智能“大脑”。但我们在做机器人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如目前国内机器人的产业形态非常初级,标准不统一。其实机器人的零部件需要很多,但缺乏统一标准。在这情况下,要让机器人实现全身的智能化配置非常难。

  智能机器人目前所处的产业形态,与30年前PC产业形态非常相似,无论是标准还是整个产品,包括用户体验,很多都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这就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努力。

 

  智能硬件暗藏创新机遇

  话题三:智能硬件的横空出世,让不少传统硬件厂商黯然失色。智能硬件究竟在颠覆什么?又暗藏怎样的创新机遇?

  宋晨枫:2012年,我将自己的初创公司卖掉后,开始在广州、北京两边跑的生活。3个月后,我发现一岁多的女儿跟我的关系突然疏远。此后,我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想尽各种办法与女儿交流。先说ipad,每天晚上,我与妻子约好时间在ipad上通视频,更希望孩子可以通过ipad看看我、听我说说话,但是孩子通常会把ipad抢过来关掉,因为她觉得我打断了她与妈妈珍贵的玩耍时间。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在网上搜索到一款美国产品jobcam。但当时亚马逊的900多个评论中,有超过一半诟病其通信功能语音延迟,说话听不清楚,音量不可调。后来,我把该产品买回家,的确没能解决问题。因为该产品摄像头是单向的,我能看到女儿,女儿却看不到我。也就是说,孩子其实需要的是大人的陪伴,只有让孩子感受到家长无时无刻在陪伴自己的产品,才能得到孩子的认知。

  如何验证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大众需求?是不是刚需?这是每个智能硬件创业者必须掌握的技能。“小鱼在家”核心的洞察是今天的通信模式多是一种“打断式通信”,其通信信息的优先级高于被打断事务的优先级。具体到父母与孩子的沟通,其实99%的时间是陪伴,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要去传达。基于这种认识,“小鱼在家”决定改变过去“打断式通信”的模式,建立了“陪伴式体验”,让大人随时可以“回家”陪伴孩子,并参与孩子的实时活动。“小鱼在家”的产品“小鱼”不仅可以连接手机应用,如果对方不在线,也可以连接到其手机通话上,所以家人可以随时联系到彼此。年迈的父母自己在家或家里有紧急情况时,可以通过“小鱼”实时看到家里的场景。“小鱼”就像一个能分身多处的“替身”,实现家人间的陪伴。

  叶滨:相信很多文艺青年都幻想过,未来有一天自己能够优雅地坐在钢琴前,投入地弹一曲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但事实上,很多钢琴家小时候是伴随着父母的打骂成长。这是因为,传统的学琴方式是非常枯燥的一件事。而且在最初练习的前3年,弹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曲子,而每天枯燥地重复1234567,或者卡农练习曲。还有一个事实是,在中国学琴与考级挂钩。因为买一架钢琴需要花费一两万元,每年学琴的费用也要一两万,三五年下来,就是5万-10万元的投资。这么大的投入,“投资者”当然希望学有所成,而判断的标准就是考级证书。如此一来,反复纠缠在一些考级的名曲中,学习钢琴的乐趣就会消失殆尽。

  即使姿势不对,也可以享受打球的快乐;即使姿势不对,也可以享受游泳的快乐。即使五音不全,也可以去KTV享受唱歌的快乐。为什么学习弹钢琴必须要专业化?因此,我们开发的the one智能钢琴,希望能让每个普通人,都能享受到弹奏钢琴的快乐。

  刘弘:乐视智能硬件,其实只是给用户提供的入口,基于乐视云计算平台、大数据平台、应用商店、lepar渠道、乐视商城,从后台服务到前台销售,整个一整套,都是乐视开放给合作伙伴的创新机会。以乐视云计算平台为例,该平台除了乐视网服务外,也提供服务器带宽、CDN服务给重要的合作伙伴。我认为,互联网一定要变成一个视频多媒体的应用网站。比如当当、千龙网及许多动漫网站、游戏网站等,不需要自己租服务器带宽,也不要再花成本建立一支视频的网管队伍,乐视能够提供从视频上传、存储、分发、播放等一整套服务给用户、合作伙伴,而且是免费。乐视的大数据平台也不是专门为乐视服务,都可以开放给乐视的合作伙伴。今年以来,随着手机的推出,乐视完成了乐视生态系统的闭环建设。明年会是乐视的开放年,从乐视云平台,乐视store商城,线下销售渠道等,全面向所有的合作伙伴开放。

  孙培麟:我过去参与过差不多9个智能硬件项目的投资。2013年,大家看智能硬件时,别人看产品,我看平台。2014年,别人看平台,我看产品。每个时间节点的投资策略都在不停地调整。我认为硬件是流量,是承载内容和服务的载体,不是入口。如果硬件是入口,米聊就应该能干掉微信。如果说硬件是服务和软件的载体,需要去推这个软件和服务的话,硬件就必须联网,但可能迟早要被软件服务所颠覆,因此要不停地挣眼前的钱。硬件项目要想长久,就需要特别强调软件部分,需要去做足服务。当然,为了做服务,就必须首先把客单价拉低,要打性价比,不一定是“低价+高配”,“高价+高配”只要服务到位,也会有人埋单。

  最近,我把世界500强与中国500强名单看了一遍之后发现:第一,高销量是王道,消费品如果脱离了高销量,就没法立足。第二,刚需也好,频次也好,其实都可以变换。之前,我认为硬件是智能的载体。但是现在,我认为硬件首先是消费品,就算智能硬件生命周期不长也没有关系,只要有高毛利,就能持续发展。

  雷海波:2000-2013年,我创办一家企业叫视觉中国,去年8月在A股上市。上市之前,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做了第二个企业叫做“太火鸟”,定位是中国智能硬件驱动的孵化平台。在天使轮拿到徐小平的投资,A轮是创新工场、麦顿两家的投资。我们发现,智能硬件投资趋势持续性爆发增长,投资一直很活跃,不管宽度还是热度。产品非常丰富,创新品类越来越多,发展最快。整个智能硬件圈已经崛起很多平台,阿里、京东、天猫、淘宝、微信都有自己的平台。平台化与去中心化,让各种各样的创客可以让自己成为细分领域的知名品牌。

  当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设计就会开始成为推动科技创新的另外一股重要力量,因为产品的美学非常关键。一种新界面带来一种新产品形态。这种新界面,既包括物理层面的界面,也包括虚拟层面的界面。同时,量化与数据可视化也是通常智能硬件产品所讲的“故事”,其产品背后一定要跟用户之间产生情感联系。我们会把广告、营销和市场成为设计的一部分,但是设计一定要引导广告营销和市场共同发展。

  周鸿祎:如果硬件创新者把一些在某些特殊条件下、某些特殊场景下的需求,放大成一个广义的、普适的、大众的需求,因此做了一个产品,但未必如愿会变成其想要的市场。因此,要做智能硬件,就必须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消费者,多去观察身边的普通消费者,看看他们根深蒂固很难改变的用户习惯是什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发现如何给普通消费者带来更方便地体验,如何解决普通消费者原来感觉很困难的事情。那些非要逆着用户习惯去“发明”智能硬件的创业者,往往最终会发现,自己“发明”了一种“伪需求”,因此也必然“不卖座”。

  其实,智能硬件就是一个物理化的大众消费品。很多智能硬件的创业者包括一些巨头,其实也犯了一些错误,就是大家做的一些产品可能不是刚需,没有解决真正的痛点,应用的频度并不高,有时甚至违背用户习惯。所以说,找到一个真实的用户需求是根本。

  今天更多的创新应该是从用户体验和用户需求出发的创新,要真正做到颠覆,其实更多的还是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的颠覆。近期,360将优先选出100万用户来试验“360小水滴新版夜视摄像头”。消费者需要做的就是安装、使用,并且勤于接受360后续的互联网云端服务等,就可以在这款产品入市后,获得永久免费。从摄像头开始,360将尝试硬件领域有没有可能做到真正的免费,让硬创企业通过前项收费、后项收费或第三方补贴的方式,来实现其互联网模式。

相关阅读: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