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子报 > > 正文

把握新时代新机遇 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

广州开发区举办第三期国家级开发区创新发展智囊谈
2018-01-16 11:08:58
来源:  评论:0

 

  冯连刚 罗杰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征程蕴含新机遇。近日,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中新广州知识城智囊库举办了第三期国家级开发区创新发展“智囊谈”活动。

  据了解,第三期国家级开发区创新发展“智囊谈”活动主题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来自国内部分开发区、高新区、高校,以及广州开发区企业家代表等10多位嘉宾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为国家级开发区的改革开放创新发展问诊把脉,献计献策。

  迎接全面开放新挑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历经33年的探索发展,国家级开发区已成为所在区域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开放排头兵、改革试验田和创新示范地。2016年,我国219家国家级经开区完成地区生产总值(GDP)8.93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12%;创造财政收入1.56万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的9.8%;进出口总额达6638亿美元,占全国18.7%;实际利用外资5487亿美元,占全国实际利用外资的40.5%,占全国吸引外资总量的21%;全国147家国家级高新区GDP占全国比重达到10%左右。

  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国家级开发区也面临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增速下滑、土地制约、一般产能过剩、政策弱化、成本上升、竞争激烈等挑战,亟需创新开放体制,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广州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秘书长陈建荣认为,国家级开发区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正面临劳动成本上升、土地资源紧缺、实体经济下滑等一系列挑战。“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面前:不开放改革就乏力,不改革开放发展就要落后。”

  广州开发区人才工作集团董事长陈永品表示,国家级开发区经济社会发展、产业发展、城乡发展、项目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社会管理、社会建设等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一二三产业没有形成百花齐放的完善产业体系,城镇化的程度还没有完全覆盖,项目与资源不匹配矛盾突出。

  广州开发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罗达祥认为,国家级开发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面临六大挑战。一是引进单个项目为主的合作模式领域较窄、影响力小,可持续性不强。二是引资金、引项目的单纯招商引资已经后继乏力。三是发展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外向型经济缺乏可持续竞争力。四是国家级开发区从初期的“三通一平”“七通一平”“九通一平”到现在的“十二通一平”(地平,水、电、路、气、通讯、邮、热力、天燃气、污水处理、气体达标排放、智慧园区、生活服务),但对营商软环境普遍重视不够。五是引进项目平铺方式导致产业之间关联弱,造成了产业不能集聚发展,从而降低了区域竞争力,难以吸引国外优质资源。六是税收优惠政策等国家级开发区的政策优势已逐渐弱化,处于并跑甚至跟跑地位,吸引力也大幅下降,甚至有部分企业开始外流。

  南沙开发区龙穴街道党工委书记蒙自强认为,随着国情的变化,尤其是全方位的对外开放,以及我国周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传统制造业引资势头已明显减弱,国家级开发区原有的体制机构优势也在削弱,面临精准重新定位、功能细化分区、高标准专项规划及高端资源要素聚集的挑战。

  广州同在集团董事长谭成表示,我国大宗商品产业与市场集中度低,企业实力有限,尤其是贸易企业弱小,与欧美企业差距悬殊,从而导致缺乏争夺全球定价权的能力。“重生产、轻贸易是导致我国缺乏主导交易商的重要原因,容易引起价格过度投机引发系统风险。”

  广东保税区域协会会长何应欢认为,我国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存在功能过于单一、业态过于传统、监管过于僵化等挑战,不利于形成贸易优势。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任志宏认为,国家级开发区开放发展面临八方面的挑战。一是从大量初级要素投入向中高端要素配置转变;二是从规模扩张、技术跟随向边际效益技术外溢创新引领转变;三是从一维价值链向多维价值链转变;四是从共性生产方式向个性价值创造转变;五是从实体的物理产品和服务向线下与线上经济深度融合转变;六是从单一产出向更高附加值、更高生产力转变;七是从单一竞争向竞合互动转变;八是从资源代价向环境友好转变。

  中国能建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黄大维认为,如果“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未能成功实现工业化,我国对其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将难以实现预期回报。

  抢抓全面开放新机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了开放的前途、原则和方式方法,提出“全面开放”,体现了党中央坚持开放的决心和态度。

  全面开放,不仅包括以自由贸易港为代表的新贸易、新业态、新管理的创新形态,也涵盖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全方位开放格局。这也意味着开放对象、领域、空间的全面深化开放。同时,我国将更加注重以共享共建共赢作为对外开放出发点,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让“中国方案”、开放成果惠及更多国家和人民,用开放的主动赢得发展的主动和国际竞争的主动,以开放倒逼改革、促进发展,体现鲜明的开放导向和改革力度。抢抓全面开放新机遇,国家级开发区大有作为。

  罗达祥认为,开放方式的创新、布局的优化、质量的提升有利于提升我国制定产业规则、贸易规则的话语权。我国“一带一路”倡议(沿线直接关联的65个国家,还影响其他130多个国家),按照市场的规则、市场化运作,充分利用我国的产业、资金、人才和管理优势,充分发挥所在国的区位、空间、市场和资源的优势,更多地让我国的国家级开发区的优势品牌、优势产业、优势技术、优势产品“走出去”,提升我国在世界经济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同时,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将带来高水平的国际合作、高质量引智引技引资引商、高标准贸易新业态新模式、高水准营商环境、高层次平台集聚、高站位政策创新大胆领跑等机遇。

  长沙高新区管委会调研员、主任助理,国家高新区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宋捷表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一带一路”倡议将为提升区域辐射能力、集聚全球创新资源、建立国际营商环境、拓展发展新空间、把握新型合作、提供发展新动力、企业高水平“走出去”、项目高标准“请进来”、政策高规格“相配套”带来新机遇。

  任志宏认为,要抢抓粤港澳大湾区这一经济增长极、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一制度创新高地、开发区这一引领产业革命机遇。同时,抢抓广东省委关注产业、企业、环境发展的机遇。

  蒙自强表示,要抢抓国家自贸区战略、“一带一路”倡议及创新驱动战略机遇。

  陈永品认为,要抢抓对外开放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化改革战略、人才强国战略、科教兴国战略相结合带来的各种机遇。

  何应欢表示,开放能为保税区带来选择性征税等功能创新机遇,带来设计、服务、维修、检测、展示等创新业态机遇,无罪推论等监管方式创新机遇,分类精细化管理等服务方式创新机遇。

  广东省电子商务商会副会长、广州跨境通电子商务董事长翁健苗认为,开放带来“一带一路规则+亚投行贷款和投资+人民币结算+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形式”的全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带来“电子商务”“O2O”“新零售”“区块链”“SICAS模型”等新业态机遇。

  谭成表示,在全球贸易中培育超级交易商,构建大流通体系,为国家级开发区的产业、企业集聚发展带来机遇。

  黄大维认为,深度开放竞争带来技术、管理、体制机制、商业模式等方面进行创新,保持供应链竞争优势,打造制度供给高地,形成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

  打造全面开放新路径

  广州开发区政策研究室主任李耀尧认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需要开放的载体。一方面要构建开放体制,创新管理模式。按照自由化、便利化、规范化的要求建立责任清单、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变产城分离为产城融合,促进经济性功能区转型升级。另一方面,要加快转型发展,建设高水平高质量合作园区、合作平台。要拓展区内发展空间,实现存量创新,创造增量价值,努力实现技术的尖端化、产业的高端化、生产的专业化。同时,要加速拓展区外发展空间,通过政策鼓励和引导,由国家高新区、经开区输出品牌,与国内外进行合作开展园区建设,实现品牌开发区与欠发达区域的联动发展。要发挥国家级开发区先行先试优势,在构建开放型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各类开发区协同开放新机制、国际投资合作新方式、质量效益型外贸促进新体系等方面加强探索、努力取得突破,形成与国家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相适应的制度环境。

  罗达祥表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的路径,一是高水平推动国际整体合作。一方面要放开胸怀“引进来”,与国际先进地区和一流园区进行共建,如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中新广州知识城、中韩产业园等模式;另一方面要昂首阔步“走出去”,以国家间合作协议为先导,境内外地方政府为依托,国家级开发区“抱团式”为载体,发展境外合作。二是高质量引智引技引资引商。国家级开发区要紧紧围绕解决企业的技术难题、突破产业发展的关键技术、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以引进发展新型研发机构为重点,强化引技工作。认真研究欧美、日韩和我国港澳台地区等重点区域投资者的需求导向、政策诉求、投资动态,梳理其在国家级开发区投资的企业清单,充分挖掘已有的企业资源,由此拓展招商渠道,实现以商引商、精准招商。三是高标准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新格局要求国家级开发区拓展对外贸易发展,促进贸易层次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方向提升,全面实现国家级开发区由传统对外贸易向现代国际贸易转变,实现由大进大出向优进优出转变,基本建立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海外销售额等指标“三位一体”的现代国际贸易运行体系。四是高水准打造营商软环境。国家级开发区要以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为导向,聚焦改革创新、聚力优化提升、主动复制自贸区政策,在投资环境、产业环境、人文环境、开放环境、法治环境等方面重点突破、持续推进。要敏锐抓住国家鼓励开放的有利时机,勇于创新、大胆突破,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抢占政策高地。

  翁健苗针对国际贸易的新业态,提出四大发展措施:一是要制定“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专项扶持政策,针对各个领域,制定相应的鼓励与扶持政策,发挥优势,形成集聚发展的效应和先发优势。二是要配套产业扶持基金,引领各个方面的资本深度投入到国家级开发区的国际贸易新业态新模式中来,形成有效的金融业态,促进产业发展。三是要加大对于保税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投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产业集聚发展提供必要的基础条件。四是要加大新业态新模式的创新、创业方面的综合投入,促进相应的创新创业人才的集聚发展。

  针对消费市场领域的新业态和新模式,翁健苗提出了四大发展措施:一是要引入相应的协会资源与研究资源,从人才入手,通过给人才以相应的扶持政策,从而进行相应的人才准备,让人才留在国家级开发区;二是要配套研发扶持资金和创投基金,结合社会资金,建立“研发+天使+风投+融资上市”的深度资金介入模式,从而发展新业态新模式的应用创新。三是要引入扶持各类协会、学会的发展,给予特殊的扶持政策,举办各类的研讨或论坛活动,从而引领行业在开发区落地。四是要扶持龙头企业,创造行业领军人物,从而引领新业态新模式在开发区成为产业集聚区。

  宋捷认为,国家高新区要坚持开放发展,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率先形成开放共享、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发展平台,集聚辐射全球创新资源,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辐射带动周边区域发展,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建成世界一流园区,打造全球创新高地。

  任志宏认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开发区要培养本土化的领军世界的独角兽企业,要形成推动全球产业技术革命的“硬科技”,要有吸引世界一流科学家、资本家、创业者创新创业的国际环境,提升全球竞争力指数(GCI)(机构、基础设施、宏观经济环境、医疗和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培训、商品市场效率、劳动力市场效率、金融市场发展、技术准备、市场规模、商业成熟度和创新)。

  陈永品表示,构建全面开放格局主要有四个路径:第一,要构建对外开放的国际联动机制,具体的手段是要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第二,要构建对外开放的东西联动的机制,东西部地区互惠互利。第三,要构建对外开放的内外联动机制,开发区区内与区外联动,开发区与行政区从过去的租赁关系转向合作关系,最终转向合一的方式。第四,构建对外开放的纵向联动机制,国家级开发区与省级开发区之间可以联动发展。

  此次“智囊谈”活动中,各位代表从不同角度和层次,对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提出了富有深度的建议。与会来宾态度坦诚、观点独到、见解深刻,实现了思想的交流、智慧的启发、精神的升华。

  据了解,国家级开发区创新发展“智囊谈”活动到目前已成功举办了三届,“智囊谈”品牌效应逐步显现,全国各开发区研究领域专家、高校和研究机构专家学者、区内外知名企业家代表等定期汇聚一堂,为开发区改革创新问诊把脉,献计献策,为加快国家级开发区创新发展,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

(责任编辑:沙欣)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