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子报 > > 正文

创业型经济时代 谁主沉浮

2019-04-15 12:13:47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邓淑华 评论:0
导语:记者日前了解到,科技部火炬中心统计的2018年度科技企业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发展数据显示,部分往年只涨不降的数据,却在新统计中有涨有降:孵化器数量、企业申请和获得的专利数量在增加,但举办创业活动的数量在减少;获得投资的企业数量在减少,但是平均投资额度在增加。

  本报记者   邓淑华报道

  记者日前了解到,科技部火炬中心统计的2018年度科技企业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发展数据显示,部分往年只涨不降的数据,却在新统计中有涨有降:孵化器数量、企业申请和获得的专利数量在增加,但举办创业活动的数量在减少;获得投资的企业数量在减少,但是平均投资额度在增加。

  “这些看似矛盾的指标说明,大家正在回归理性。从创业者到服务机构正在形成一个良好、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创新创业生态。”在日前由Plug and Play举办的以“聚焦创新进化,深耕创新生态”为主题的中国创新生态大会上,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副处长孙启新表示。

  在创业型经济时代,企业,孵化器、投资机构等创新创业服务机构,高校、科研机构及政府等各种群落正在共生演进,在全球创新生态系统中加速创新创业要素流通,催生创新生态新趋势。

  进入创业型经济时代

  创业型经济是建立在创新与新创事业基础上的一种经济形态。早在1985年,彼得·德鲁克就提出了创业型经济(entrepreneurial economy)这一概念。起因是他观察到,按照经济周期理论,美国即将进入衰退阶段,但由于大量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支撑,美国经济增长不降反增。

  “我认为我国正进入创业型经济时代,创业企业和中小企业将支撑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孙启新表示。

  据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底,我国中小企业已经超过3200万家,而且不包括6000多万家的个体私营企业、农村1000多万家的合作组织,如果将以上三者总计,市场主体已经超过1亿家。

  如此庞大的群体,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贡献者。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

  “在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中,如果你的‘土地’肥沃,你就可以孵化很多企业。但是如果你的‘土地’不肥沃,你会发现所孵企业就不能得到赋能。”香港创业创新研究院院长曹仰锋表示,生态的竞争力在于共治、共赢和共享。 “永远有好奇心,有玩者心态,这样在未来,在5G时代也好、物联网时代也好,会不断构建生生不息的创业生态。”

  深耕创新生态平台

  自1959年第一家孵化器“贝特维亚工业中心”在美国纽约诞生至今,全球孵化器行业走过了60年的发展历程。其中,2006年在美国硅谷成立的Plug and Play已在全球28个城市设立创新中心,在全球近300家世界500强企业建立战略创新合作,累计投资1000家科技企业。

  “当我第一次见到谷歌创始人的时候,他们租了我们的办公室,我们没有料到他们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公司之一。这就是我们如何踏入初创企业和科技公司的世界。基于在这里学到的模式,我们把它扩展为现在的Plug and Play。”Plug and Play全球创始人、董事长兰曦睦表示。

  2015 年,Plug and Play 来到中国,在投资、创业加速、企业创新服务、创新咨询等层面立体化帮助创业企业成长。从美国硅谷到中国,Plug and Play 始终致力于将创业公司、大企业、投资机构、科研院所、政府指导等基础的创新生态要素有机地聚拢在一起,组成具有生命力的创新生态平台,形成了今天最具资源创新的生态链。

  “20年的创新生态,让我们发现一群群创新生态伙伴聚拢到平台上。到今天,我们在思考,下一个生态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Plug and Play 中国管理合伙人、首席执行官徐洁平分享了他思考归纳的创新生态的三个新趋势:第一是“发现更早的机会”。而今,越来越多风投把目标和方向往更早的项目聚焦,所有中国创新模式开始从2C模式转向更早的2B端。徐洁平希望大家能够关注更早的科技公司,帮助创业者走出死亡谷,成功迈出第二步,走到一个未来的境界。第二是“都会成为科技企业”。所有企业不管今天有没有思考开放式创新,是否有投入研发,未来一定会用科技手段提升自己的价值和发觉自己的商业模式。第三是“从空间到城市群落”。创新从一个小小的空间,从企业内部和孵化器内部转向一个城市的区落,中国创新空间、企业、高新园区的协作让创新的要素在城市内部流通,让人才、知识和资本聚集。他希望空间在城市和城市之间协同,用科技的手段来助推城市发展。

  探索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

  在徐洁平看来,一个优秀科技公司的诞生,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种子发现。所有种子发现诞生地,来源于科学基础、人才基础、资本聚集三个要素,自主创新诞生最优秀的科技公司的科学基础,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科学城聚集的地方。第二个阶段是规模加速。这些公司在诞生以后,希望被规模加速,需要找到符合产业基础、降本增效以及产能规模的城市,这些城市可能不在北上广深,而是在北上广深的周围。第三个阶段是准独角兽的诞生。如果要成为一个准独角兽,这些公司需要高端人才、资本市场、全球互联,并在除协同创新外,走开放式区域协作,实现一二三线城市协同。

  “从目前全球多家大企业的转型案例来看,它们的转型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从产品型企业或者平台型企业转为生态型企业。很多人认为中国企业海尔是一家产品型公司,但其实它已经变成基于互联网的生态型企业,用智能硬件链接服务生态。”曹仰锋表示,今天的创新生态和整个时代大背景有关系。他把管理学发展历程从1900年至今分为四次管理革命。其中,从2001年至今,人们处于第四次管理革命阶段。这个阶段以价值为中心,人性假设是自主人。为什么大家觉得创新很难?是因为人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有很多技术迭代。人们把创新分为两种,一种是持续迭代式创新,另一种是颠覆式创新。践行创新时,大企业缺的是机制,小企业缺的是钱。

  而今,全球大中小企业正在加速对接,孵化器也在探索和大企业建立战略创新合作,推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

  “创新对创业公司是原动力,是一个与生俱来的特点。但随着发展到一定程度,你不得不去和一些传统企业和市场去做交互、去打交道,就会发现那些大企业在市场格局、经验、视野等方面成熟,并能产生帮助。但创业公司跟大企业沟通时,有时也会有一种防御型态度阻碍合作,难以联合创新。”幻腾智能创始人王昊表示,“但如果大家来大公司是去解决一个问题,面对共同的客户,这样的平等平台会有很好的化学反应,共同去创新探讨新机会,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