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园区 > 园区文化 > > 正文

小区里的战争

2018-05-21 10:33:48
来源:滨海时报 作者:贾旭 评论:0
导语:“当当当”有人急切地叩着业委会主任老尹家的房门,在这静谧的午夜,叩门声显得格外得响。自从老尹当上了这个小区的业主委员会主任,有人造访是常态,但还没有这么晚来敲门的。听说敲门者是邻居龙大水,老尹赶紧开了门。龙大水说,刚刚小区楼上的空调挡板掉下来把他的汽车砸了。

  “当当当”有人急切地叩着业委会主任老尹家的房门,在这静谧的午夜,叩门声显得格外得响。自从老尹当上了这个小区的业主委员会主任,有人造访是常态,但还没有这么晚来敲门的。听说敲门者是邻居龙大水,老尹赶紧开了门。龙大水说,刚刚小区楼上的空调挡板掉下来把他的汽车砸了。龙大水满脸的愤怒和无辜,眸子中溢满焦虑、无助和恳求。

  空调挡板是楼房建筑的一部分,是一块打了许多孔的蓝灰色五层木板,挡在空调室外机的外面,整体感觉与楼房的风格很搭并成为了设计上的亮点之一。空调挡板怎么会掉了呢?老尹忙披上外衣,赶紧跟龙大水下楼来到了小区大门口。

  堵在小区门口的黑色桑塔纳车就是这位龙大水的,只见那车顶有个洗脸盆大小的凹陷。见小区大门被堵,矛盾迅速升级,有人拨打了110。警车来了,下来两个年轻的警察了解情况,物业员工以及老尹也帮着作了半天调解工作,掉空调挡板的业主说是挡板质量有问题,不同意担责,并与大顺物业公司人员动了手,大顺物业公司刘经理答应先给龙大水修车,龙大水这才把车开进了小区地下车库,刘经理狠狠地盯着桑塔纳的背影一直到消失在视线外,他心痛物业公司出修车的钱。

  第二天晚上,业委会召开委员会议。首先,物业刘经理汇报了空调挡板掉落砸车的处理情况,他提出应全部拆掉小区里的空调挡板,这是为了排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谁不让拆,出了事就谁负责,这是总公司领导的意见。尽管已是深秋,刘经理白胖的脸上沁满了汗珠。他见业委会委员们并没有马上反驳,他眼睛一眨,马上变守为攻,又提出拆除工程的费用,应该使用维修基金。也就是说,拆除空调挡板的工程费用让业主买单,他说这也是总公司领导的意见。

  “没门儿!”李姐 “腾”地站了起来,拦住了刘经理的话,“买房时就有,凭什么要拆!”大家一致认为空调挡板掉落是楼房建筑质量问题,应找开发商,特别这是刚刚入住不到两年的新楼房,不能随意拆除挡板,更不准动用业主的维修基金。

  “我看应该维修和加固。”老尹最后清了清嗓子说。刘经理坚决地说,空调挡板没法修,没法加固,必须拆除。最后,业委会委员们决定就此事明天兵分多路,有人去市维修基金管理中心咨询维修基金使用方法;有人打电话给区市容委,拆挡板是否影响市容;有人去找业主沟通,听听业主的意见等。这是他们业委会刚刚成立一个月就遇到的第一个棘手的问题。

  “老尹,今晚有空儿吗?”刘经理给老尹打电话,约老尹晚上出来到附近的小饭馆喝两杯。老尹想了想,说最近挺忙,不用坐了,有话就说吧,他感到这个时候要避嫌。刘经理和老尹曾是电大同窗,如今都已五十出头。老尹在滨海新区的一个功能区里干宣传。刘经理当初在建筑公司当监理,后来,转到大顺物业公司当上了物业经理,而老尹恰好就住在这个小区。正巧由于老尹非常关心小区里的事,总找物业和居委会提意见,就被推荐为小区首届业委会委员候选人。首届业委会的选举工作由居委会负责,刘经理悄悄找到居委会主任杜姐,推荐老尹为业委会主任,因为老尹与他是熟人,便于开展工作。杜姐是一个很精明的中年女人,她知道与物业经理搞好关系重要,因此,她登门入户请老尹出山。业委会主任这个受累不拿工资的活儿,没人抢、没人争,杜姐找到老尹竭力地劝说,老尹以单位工作太忙为由表示谢绝。最后杜姐说,当这个主任就是带领大家维护业主的利益,因为你在单位干宣传工作,又是处长,小区里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老尹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选票结果出来了,老尹当选。

  就物业要拆除空调挡板一事市维修基金管理中心负责接待的一位女同志坚决地说不能动维修基金。区市容委值班人员说拆挡板不会影响市容。区物业办的同志说排险是应该的,必须拆。而大多业主都不同意拆掉空调挡板。这些信息汇总到老尹这,这可是关乎业主们切身利益的大事呀,怎么办?

  这天早上8点多,小区里忽然出现了二十几个穿工作服的农民工,他们在物业人员的引导下,从楼顶放下铁吊篮,开始拆除小区楼房外墙上的空调挡板。许多在家的业主听说是物业请人排险,谁不让拆挡板谁就要为挡板掉落造成的损失负责,所以,许多业主也就任物业去拆了。有几个业主坚决反对拆自己家的空调挡板,与农民工发生了争执,在这几个业主的坚持下,空调挡板才幸免被拆。但物业要求这几家业主必须写下出事由业主自己负责的字据,有的业主就是不写,我家的挡板是买房子时带来的,出了事你们开发商负责,我凭什么写。一些明白的业主感到物业的作法违反了《物权法》。

  业委会一成立,在应对空调挡板一事的同时,把规范物业服务,提升物业管理水平做为当务之急。他们决定马上征求大家对物业服务的意见,适时与大顺物业公司这个前期物业签定聘用协议,以此规范和提升物业的服务。会场上火药味很浓,业主代表不留情面地提出了许多对物业公司的意见。一是小区没有大门,昼夜常开,不安全,要求建大门。二是消防设施损坏,存在重大消防安全隐患。三是拆了空调挡板应给业主装上新的,或要有赔偿。四是做卫生不到位,环境脏乱差。五要公布公共部位的收益,因为这笔收入归业主所有等等。老尹把大家提的意见进行归纳并形成了文字材料,提出要向大顺物业总公司陈总经理反映,刘经理只好答应说他负责联系陈总。

  业委会全体成员如约来到大顺物业公司总部见到了陈总。经过几番理论,陈总对空调挡板更换或给予业主补偿坚决反对,他说物业没有这笔支出。老尹一看这阵势,他怕这次谈判无功而返,马上提出空调挡板的事下次再研究,他要利用这个时机为小区业主争取到应得的利益。老尹坚持要改善小区环境,提升物业服务,这是小区全体业主的要求。作为交换条件,陈总提出要给小区全部楼房的一楼入搂门处建一个玻璃门档,保护一楼入楼门不受大风的袭扰,这是开发商建楼时的一个失误。这次找陈总虽然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的目的,还是为业主争取到了一定的利益。

  物业开始在各幢楼的一楼建玻璃门档,一楼的入楼大门不再总被大风拍得叮当欲碎了。为此,小区许多业主对物业公司产生了好感。经与区物业办沟通,居委会、业委会开会研究,原则同意聘用大顺物业公司,但邵姐坚决反对。她坚称大顺物业公司就是一个无良企业,根本不能合作。这期间,居委会主任杜姐再次给业委会委员们开会,提出大顺物业公司是开发商留下的前期物业,因为有建大门等许多事情需要大顺物业公司与开发商沟通,看在长远的利益上,要留大顺物业公司。最后业委会成员统一思想,决定聘用大顺物业公司。所以,大家按照杜姐提供的选票模式制作了选票,组织了小区全体业主投票。

  “物业不能轻易换,弄不好越换越不行,还是原配的好。”“大顺物业与开发商是一家,今后小区有事好办。”业委会委员们向业主解释着。7位委员加上居委会成员、业主积极分子代表共16人,两人一组,拿着印有业主姓名、房间号等内容的选票和花名册,带着用纸箱子红纸糊成的简易票箱,爬楼逐一入户请业主划票。唱票结果出来了,过半数的业主和居住面积同意选聘大顺物业公司。刘经理笑了,他在小区里走路腰板都挺得直直的,主动与人们热情地打着招呼,脸上荡漾着得意的微笑,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儿。

  “我家的地板都泡了!”“我们家具全都湿了,哗哗地漏啊!”“物业得赔偿我家的损失!”一场暴风骤雨,小区有100多户业主家窗户附近的墙体漏雨,主要原因是由于拆除空调挡板遗留的螺栓孔所致。同时,7号楼墙体外面泡沫保温层大面积脱落,风雨之后,小区一片破败景象,万幸的是没有伤到人。业主们纷纷到居委会、物业、业委会反映漏雨和墙皮脱落一事,强烈要求物业公司马上修复。刘经理说他们物业没有这个能力,要修复必须动用维修基金。房子还在保修期,凭什么动用维修基金,这是老尹他们查来的,居民用房外檐保修期是五年。老尹和委员们马上起草文稿上书区物业办,要求马上解决漏雨和墙皮脱落一事。

  这天周日,刘经理电话请老尹到物业办公室商谈解决漏雨一事。老尹一迈进物业办公室,本来在办公室安静坐着的五六个人,突然闹了起来,只见一中年妇女突然跳起来拍着桌子骂大街:“业委会的人都死哪去了!业委会要是不让动用维修基金修漏雨,我就到业委会主任家去住!”她边说边拍得桌子“啪啪”地山响,并顺势坐在了桌子上,旁边那几个人也随声附和,“我们要找业委会主任算账!”气氛十分紧张,气焰十分嚣张,老尹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毕竟老尹有着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他调整了一下心情,语气平和地解释漏雨的主要原因是拆空调挡板所致,墙皮脱落是施工质量问题还在保修期,不能动用维修基金,维修基金是保我们房子70年的钱,现在业委会正在找有关部门解决等。一番解释和争论之后,这几个人的情绪渐渐稳定了,这时,刘经理才把老尹让到他里面的办公室,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老尹马上心里明白了,今天这是给自己演了一出戏。连续几天每天都有十几个业主给老尹打电话,晚上又有人造访,让动用维修基金。老尹只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颜悦色地解释。老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为了解决漏雨和墙皮脱落的事,老尹带着业委会成员到区政府上访。区政府负责接待的一个科长马上给区建委拨了电话,说区建委质检科接待他们,并让老尹他们填了表,留了联系电话。老尹他们一行又赶到了区建委质检科,质检科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同志说,他一定把情况向领导汇报,问题一定能解决的。这次上访管用吗?谁也不知道。几天后,一个陌生的青年给老尹打电话,说是区建委的小吴,要到小区看看漏雨的情况,老尹心中一喜。按照约定时间,小吴在老尹等的陪同下,到小区进行了实地勘察,并到部分业主家登门查看了漏雨情况,还拍了许多相片。

  漏雨的协调会在居委会召开,满屋子的人,满屋子的烟。老尹没想到参会的人都吸烟,看来这是干建筑的人们一个共性。参加协调会的有开发商、建筑单位、物业公司、居委会、业委会的有关负责人。会上,主持人说根据区建委的意见,要求建筑单位无偿为小区业主修漏雨,这是政府的决定,因为还在保修期,并当场为建筑单位安排了一个月的工期,要求在雨季到来之前,全部修缮完毕,特别强调明天就要开工。一位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壮汉代表施工方很爽快地说保证完成任务。事后有人告诉老尹,他们施工保证金还押在有关部门了。老尹和委员们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几天来的怨气、怒气也都消得一干二净了。第二天小区里出现了许多工人,他们从楼顶吊下来许多铁吊篮,工人们逐个修理业主家窗外附近的漏雨之处,并修补脱落的墙皮。业委会胜利了,大家非常高兴,老尹嘱咐委员们不要向业主们宣传这是业委会的功劳。老尹觉得要给物业公司留面子,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与物业签订聘用协议的工作刘经理非常不积极。业委会多次催促,半年后刘经理才拿出了第三稿,业委会非常不满意,又提了许多意见:特别是地下车库存车费用不能涨价等,刘经理又回总公司汇报去了。邵姐对刘经理及大顺物业公司的拖沓、不办实事的作法非常气愤,与刘经理吵了起来。刘经理指着邵姐说,“你不交物业费,就没有资格当业委会委员,你说的话就等于放屁!”邵姐也指着刘经理的鼻子说,“你们是不合格的物业,我凭什么把钱都交给你们,我们委员吃苦受累,一分钱也不拿,我还不想干了,我要告诉大家,都不交物业费!”刘经理一听说不交物业费,脸都气白了,他最怕业主不交物业费。

  “当当当当”这天傍晚又有人叩响了老尹的家门,叩门声缓缓的、轻轻的像是有几分胆怯,原来是刘经理。“大晚上你也不让我歇歇,又有什么事?”老尹打开门说。

  “唉,我真是没辙了,只好求你这个老同学,求你这个大主任。”刘经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向老尹诉起了苦,2号楼下水道堵了,小区路面坏了,4号楼电闸坏了,要动用维修基金,希望老尹和业委会支持他。

  “这些都应从你们收的物业费中支出啊。”老尹说。

  “老同学。物业费那两眼珠子,够干嘛的。再说,还有许多业主都不交,就连你们委员也有人不交。”刘经理话锋一转,“老同学,我不会白了你,我给你物业费打八折,不,打七折怎样。”刘经理见老尹没言语,又补上了一条,给老尹免两个月地下车库车位费。这几项加起来也得1000多元。

  老尹笑笑摇摇头。“老同学,你把我看扁了,我不会同意的。”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干出卖集体利益的事情。

  “老同学,你帮帮我吧,求求你,我现在确实日子不好过了。”刘经理的眸子溢出乞求的目光。

  “你们全心全意为业主服好务,饭碗是没问题的。杀鸡取卵,只入不出,是行不通的,物业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貔貅。”老尹说话非常直接。

  刘经理临走时,悄悄地把一张200元购物卡塞进茶盘下。老尹的妻子看见了。送走刘经理,尹妻赶紧指着茶盘子,老尹拿出来一看,不觉一愣,想追出去把卡还给刘经理。尹妻说,“你们大家为小区的事打车、印材料都是花自己的钱,这张卡不如给大家买点儿东西补偿一下。”老尹一想也对,大家花了许多钱,物业也不给报销,业委会的活动经费物业也不给,这张卡就算是给大家办点儿福利吧。

  这一时期小区里经常出现盗窃案件。小区的卫生还是不行,业主交的物业费是物业每天都要打扫楼道,结果许多楼道半个月没扫。因此,许多业主要求炒了大顺公司。小区电梯广告等公共部位的收益大顺公司一直也没公开,5号楼顶手机信号发射站每年几万元的收入,大顺物业都将这些属于业主的公共部位收益放进了自己的腰包。业委会给大顺物业总公司写了一份书面材料,希望大顺物业公司改进工作,提高服务水平,并要求在一个月内给予答复,否则就视同他们放弃物业管理权,业委会将召开业主大会选聘新的物业公司。小区里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

  在业委会的要求时限快到时,陈总给老尹打了一个电话,说马上要过春节了,市里要求稳定,过了正月十五再开会研究小区的事。业委会委员们一商量,为了小区平稳地度过春节,还是等过了正月十五再说。

  正月十六,物业刘经理把老尹叫到了物业办公室,说有重要事情通报。老尹一进屋,发现刘经理脸上的表情不自然。刘经理说总公司命令地下车库涨价,从现在开始每辆车每月300元场地占用费,涨到400元。老尹一听就急了,说物业工作没有任何改进,凭什么涨价。你们涨价有依据吗?

  刘经理说:“我们陈总调研了附近地下停车场的价格,征求了物价部门的意见,感觉涨到400元不多。”老尹提出要召开业主代表座谈会,由刘经理解释涨价的原因,并要明确做出提高服务水平和质量的承诺,要列出个改进提升工作的一二三,以取得大家的理解和信任,防止出现不该发生的事情。刘经理低头不语。

  地下车库涨价大部分有车的业主全力反对,出现了业主汽车天天堵地库出入口的事情。冲在前面的就有龙大水。为此,无论老尹怎么劝说,刘经理就是不露面。由于业主车辆经常堵小区地库出入口,物业干脆把电子杆拆了,让业主的汽车自由进出,以避免发生更大的冲突。老尹又找到居委会主任杜姐说起地下车库涨价一事。杜姐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得向街里汇报。最后,杜姐给陈总打电话,代表街里约陈总向业主代表说明情况,陈总推说没时间。业委会根据大家的意见研究决定,就是否还聘用大顺物业召开业主大会,老尹向居委会杜姐做了汇报,杜姐说,你们业委会有权决定自己的活动。最后,又经过业委会委员和积极分子们辛苦的入户,广大业主积极参与,在居委会和业主代表的监督下,经过唱票,过半数的业主和面积要求炒掉大顺公司。这时,杜姐悄悄地对老尹说,炒了大顺,新物业能比老物业好吗,就像婚姻,还是原配的好。再说,还有许多工作还等大顺公司做。杜姐现在的话,连老尹也不能打动了。这时,物业出手了,他们针锋相对地贴出业委会委员7人中有四人一至三年不交物业费的情况通报,说业委会已失去资格,组织召开的业主大会无效。一时间小区里沸沸扬扬。为此,老尹又咨询了有关权威人士,查阅了有关文件,结果是业委会委员资格有效,选举结果合法合规。

  那天晚上,有人看见刘经理请龙大水喝酒。刘经理打听到龙大水爱喝二锅头,爱吃羊肉串,他特意找了个烤羊肉串非常地道的小饭馆,而请龙大水的理由是听取业主对地下车库收费一事的意见。龙大水本不想来,“我又不能吃了你,要是动手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大老爷们儿有嘛怕的。”刘经理说。龙大水经不住刘经理多次诚恳地邀请,龙大水还是来了,可能是抵不过酒精的诱惑。推杯换盏之间,刘经理夸龙大水有水平、有能力、讲义气,是个人才,随着几杯酒下肚,龙大水有些飘飘然了,刘经理话锋一转,说现在干物业非常不容易,他特别想干好,只是没有好的业主帮他,如龙大水够哥们,讲义气,能帮他,替物业说话办事,少不了龙大水的好处。刘经理当即答应免龙大水一年的物业费,一年的物业费就是3000多元啊。龙大水与其说是被酒精征服了,更不如说被利益征服了,他借着酒劲搂着刘经理的脖子说,“你够意思,我他妈的也一定够朋友。”

  老尹他们找到区物业办,汇报业主大会炒掉大顺公司的决议,要求得到支持。物业办的同志说,我们不能只听你们的,你们小区的业主也找我们了。什么?有业主找物业办了?!老尹感到惊讶。事后老尹得知,物业刘经理安排龙大水,让他拿着物业当年征求业主意见时的征求意见表,说有20%的业主质疑业主大会的决议,找到了街里和物业办,说大多数业主都支持大顺公司。所以,物业办的同志说,业主大会炒掉大顺公司重新聘用新物业公司的决议有问题。无论老尹他们怎么解释,物业办就是咬定对业主大会决议存有质疑,不同意炒掉大顺物业公司。

  最后,经业委会多次到区物业办上访,拿着选举条例和选票找他们理论,他们又对选票逐一进行了复核,物业办终于认定业主大会决议有效。同时,物业办也提出这一届业委会三年任期马上到了,要先选举第二届业委会。是否选聘新的物业公司,由第二届业委会来决定。这明显是在拖延,以给大顺公司更多的时间来应对眼前的不利局面。为此,许多业主到区物业办控诉大顺物业的所作所为。在业委会和广大业主的一再要求下,物业办同意业委会两条腿走路,一边进行新业委会选举,一边进行新物业公司的选聘工作,并提供了两家候选的物业公司。

  当周六、日召开了四场业主大会选举新的业委会委员,选聘新的物业公司。参会业主投完票后,为了选举工作的安全,业委会还是让邵姐把票箱搬回家,因为这比把票箱放在夜间无人值守的业委会办公室要安全,因为物业也有业委会办公室的钥匙。周一一大早,有人急切地敲着老尹的家门, “快、您快到业委会办公室看看吧,出大事了!”物业公司作出了极端的事情,摘去了业委会挂在办公室门口的牌子,把业委会办公室的房门换了把大挂锁锁上了,并将业委会贴在布告栏上的通知喷上了白漆。

  老尹马上给居委会杜姐打电话告诉了锁门摘牌子的事。杜姐说,“你们业委会应该自己去找物业。”老尹突然明白了,物业的目的就是让他去求物业。老尹决定先按兵不动,看看物业到底还要怎么办。有人说把物业锁在业委会办公室门上的锁砸了,老尹说,先别动,保留现场。他感到不能走错一步,因为当前的局面容不得业委会有半点儿闪失。

  同时,哪天晚上,有人将业委会副主任李姐家的防盗门用白漆喷画上了乌龟的图案,还往门钥匙孔里灌了胶。而当老尹早晨到地下停车场开车准备去上班时,突然发现汽车右后胎瘪了,两个大钉子扎在胎上。邵姐对老尹说,“我辞职,不干了!我今后的工作就是告诉大家不交物业费,他们管不了我!”说到这,邵姐的眼睛红了。“我们太委屈了,心里太难受了。”她递交了辞职报告。

  物业的所作所为令老尹他们和积极分子们非常气愤,只好将原订的请业主到业委会办公室投票,改在楼道里请业主投票。许多业主说,我们是业主,他们物业是为我们服务的管家,凭什么我们主人被管家挤兑的无站脚之处了。有的业主愤愤地说物业这是破坏选举,应该去法院告他们。怎么办?老尹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这时有业主提议干脆组织小区上年纪的大爷大娘堵马路,但马上被老尹拦住了。老尹知道,堵马路是违法的。怎么办?他忽然又想到了媒体朋友,他当天就把这一情况电话反映给了《天津日报》的记者。认真负责的记者先后两次深入到小区暗访,将所见所闻写了报道,发表在报纸上,题目是《业委会任满,决议就失效?》,报道一见报,居委会和街办事处的领导坐不住了,这等于给他们的工作不得力曝了光。

  最后,过半数的业主和面积都同意新业委会的候选人,都同意聘用佳乐物业公司。老尹他们几个委员继续以最高票数连任业委会委员。之前,老尹做了委员们的工作,补齐了所欠的物业费,尽管大家心里都不情愿。街办事处物业办的肖科长拿着业委会的选举结果,对老尹说新业委会选举有问题,理由是龙大水带着几个业主又到街里找来了,说在选举新业委会成员中有诱导业主的行为。老尹他们据理力争,拿出了2013年10月出版的《物业管理政策法规文件汇编》,翻到《天津市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活动规则》,指着书说,只要有半数以上的业主和面积同意,业委会的选举结果就有效,并没要求业主百分之百都同意,一些人有意见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改变业主大会决议。最后,肖科长终于认同了新业委会的合法性,并说同意进行公告。

  三天后,老尹他们又找到了街里的肖科长问新业委会注册一事。没想到肖科长又翻了船。肖科长说,这次选举结果暂不生效。一切过了年再说。老尹气得真想骂娘了。老尹静静心和大家一合计,只得等过了春节再说了。老尹心里清楚,最近媒体报道上级部门正下到重点单位检查工作,对,向市委巡视组反映,一定有说理的地方,一定有主持正义的领导,他信心满满 ……

(责任编辑:韩梦晨)

相关阅读: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高新网、中高新传媒或者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010-68667266 电子邮件:chinacxw#chih.org(#换成@)
排行
  • 全部/
  • 本月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微信,了解精彩内容